《黄帝内经》中的生命文化智...

《黄帝内经》中的生命文化智慧初探(三客斋主)

697
0

《黄帝内经》系中国上古医理之大成。其《素问》成书于汉晋之间,经唐王冰补纂饾饤成定本。又经宋绍兴乙亥锦官史崧校正家藏《灵枢》补缀,《黄帝内经》始成为天下人皆可共读之医书,也成为中医行医者必读之书,传世至今。

《黄帝内经》包含《素问》、《灵枢》两部,162篇。《尚书序》曰:“伏羲、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三坟,言大道也。”作为集中国秦汉以远医学之大成的重要经典着作,《黄帝内经》以古代朴素唯物论和辩证法为指引,自成完整的理论体系。启玄子、王冰撰《素问?序》评价是书:“夫释缚脱艰,全真导气,拯黎元于仁寿,济羸劣以获安者,非三圣道则不能致之矣”,如半部治国之论语,“诚可谓至道之宗,奉生之始矣”。

“至道之宗,奉生之始”,按照中国传统文化的解读方式:道乃天道,生乃生命。结合《素问上古天真论篇》中黄帝“余闻上古之人”的首次发问,可知,此生之生命,专指人的生命而言。黄帝所垂问天师岐伯的焦点,是人。而所谓天道,则是人的生命之道。按照生命文化研究者所认同的美国社会学家波普诺的定义:“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或一群人共同具有的符号、价值观及其规范。”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生命之道所要表达的,就是已经成为某种共识的,关于生命的符号、价值观及其规范,即生命文化。以此作为切入点,反观《黄帝内经》从摄生、藏象、经络、针灸、病因、病机、治则、导引、运气等对于人、人道的层层剥茧式的论述,可以回归其天人合一的理想的生命境界。那么,重新审视这种生命境界所推崇的生命状态、生命观念、生命方式等等,就不难探究其中所蕴藏的丰富的生命文化的智慧信息,以佐证当下的生命文化理论研究,具有久远的文化传承和传统渊源。

一、 朴素的生命观——从上古之人到今时之人

足球365体育直播《黄帝内经》是中国最早的研究人的专题文献,其研究视角和内容却与西方经院学者的经典着作相迥异。西方人论的观点认为“认识自我乃是哲学探究的最高目标。”从《圣经》记载“神照自己的形象造人”始,“在各种不同哲学流派之间的一切争论中,这个目标始终未被改变和动摇过。”亚里士多德认为“求知是人类的本性”;柏拉图则认为人的“感性生活与理智生活被一条宽阔而不可逾越的鸿沟所分离,知识和真理属于一个纯粹的永恒理念的王国”;赫拉克利特说:“我已经寻找过我自己”;苏格拉底最终把人定义为“一个对理性问题能给予回答的存在物”。一直到近代哲学发轫,笛卡尔、巴斯葛、哥白尼、蒙田、布鲁诺、狄德罗、达尔文等思想家,始终没有放弃对于“人是什么”的追问。西方现代重要思想家,《人论》作者恩斯特?卡西尔说:人类要认识自我,“已被证明是阿基米德点,是一切思潮的牢固而不可动摇的中心。即使连最极端的怀疑论思想家也从不否认认识自我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古希腊、古罗马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等,记载众神和英雄们为了爱情和女人的征战,具有明显的形而上学分析哲学的特色。即便是同属东方文明的印度史诗《摩柯婆罗多》、《罗摩衍那》,记载的同样也是神、英雄和战争,只是较之荷马史诗少些爱情,多些生命与死亡的思考。值得重视的是大量闪烁着东方智慧的佛教经典,正在为世人所重新认识。早在上世纪中叶,英国着名历史学家汤因比就注意到东西方文明融合的问题。我国着名学者、东方文化研究的代表人物季羡林先生则提出:21世纪是东方文化的世纪。这为我们承续文化传统,重读古籍经典,发掘思想精髓,增强文化自信提供了先机。

黄帝观察到“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的现象,提出“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的尖锐诘问。“岐伯对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岐伯是这样回答黄帝的:古人明白道法,遵循阴阳五行法则,节制饮食,起居合乎规律,工作量力而行,所以体质与精神俱佳,所以能顺乎自然,长命百岁。这段看上去并不深奥的古文,论述的却是一个亘古不变的、不因现代医学发达便能迎刃而解的难题。南环瑾先生《小言黄帝内经》破题先讲了一个《上古天真论》的“天”:“天真这个天字,不是上天的天,这个天字,有时候代表宗教的天,有时候代表哲学的天,有时候代表天文学的天。”“这个天真的天,代表了本体论,表示真实生命的第一个来源。”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啊,真的博大精深!《上古天真论》讲的就是生命,他告诉我们,生命本来可以很长,但人类后天的不检点,使他大大缩短了。不是时事变迁,人将遭灭绝的噩运,正是人类自己造孽的啊。

生命文化把生命规范作为其重要内涵,《上古天真论》指出“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今时之人——包括我们在内的现代人,过度酗酒,过劳工作,放纵房事,纵欲无度,禅精竭虑,不懂得放下,不尊重规律,随心所欲,放浪形骸……我们这些自以为自得其乐的生活陋习,都是违背生命规范的。所以,一定会受到生命法则的惩罚,直接后果就是现在比比皆是的亚健康、英年早逝等等。

这就是《黄帝内经》所展示给我们的至为朴素的生命观,透过上古之人和今时之人的生活状态和生命结果,道出了一个“人在做,天在看”的朴素的生命哲理。后世再神奇的长生不老术,再高明的养生学,也离不开这一段刻之竹简、书之锦帛、传之梨枣、束之高阁的简单的话。当代着名中医学者刘力红先生提出“要重新发现《黄帝内经》”,除了弘扬宝贵的祖国医学之外,我以为更重要的,就是要发扬其中生命文化的智慧光辉。

二、天人合一——数字与天候

语曰:“未知生,焉知死?”黄帝所问亦自生起:“人年老而无子者,材力尽邪?将天然数也?”岐伯不厌其烦地分别幼长、女男给黄帝作了详细的解说,并总结道:“男不过尽八八,女不过尽七七,而天地之精气皆竭矣”。这段经文亦不难懂,需要注意的是这段经文中不断出现的“七七”“八八”的数字。女七男八,从一到九,总结了人的生命的不同阶段发育、生长、衰退的状态。这涉及到上古科学的诸多问题,本文的目的不是讨论《易经》或“医易”等相关问题,所以不拟在这个方向展开讨论,援引南怀瑾先生对此所作的科普解读:

知识点一,什么是天癸?癸是中国古代天文学中的十个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中的一个。壬癸在五行中属水。五行是金、木、水、火、土五颗行星相互间及与生命物质的互动关系。壬水是蒸汽,癸水是成形的水。
知识点二,《黄帝内经》中天癸不仅代表月经。人体中的激素变成月经下来,就是癸水。
知识点三,男人有没有更年期?答案:有。并且“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天癸竭,精少,肾脏衰,形体皆极。”

结论,女人以七为代表,七七四十九岁天癸竭;男人以八为代表。七八五十六岁天癸竭。也有例外,“有其年已老而有子者”,但“此虽有子,男不过尽八八,女不过尽七七”。

《黄帝内经》中运用数字与天候等语汇表达的概念很多,凡四气、五行、阴阳等等。这与同为三坟之尊的《易经》的影响不无关系。但是其中已经完全没有筮卜预测的成分,也没有术数彖辞等抽象内容。其表述的完全是实在生命客体的真实存在,包括天文、地理、季节、气候、人体、血脉、经络、生理、心理、病理和治疗方法等丰富内容,中国古代天文学、地理学、历算学、风水学、面相学等学科的经典学说,在书中均有反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天人合一的认识论观点成为其解释生命现象的主要工具。例如:《四气调神大论篇第二》“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逆其根,则伐其本,坏其真矣。故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谓得道。”四时乃指春三月、夏三月、秋三月、冬三月,经文归纳四时发陈、蕃秀、容平、闭藏的季候特征,作为人的行为模式的参照标准,指出这就是生命之道,顺之者生,逆之者亡。经文的结论很有意思:“道者,圣人行之,愚者佩之。”是啊,重要的是实行,光感叹赞佩而不实行,还是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里涉及的已经不是简单的生命规范问题,“圣人”与“愚者”,是不是可以作为我们所说的人的生命文化状态优劣的标准呢?天人合一,在生命文化的层面上,完全可以理解为自然生命和精神生命良性互动的典范。

三、治未病——治则还是医则

“治未病”出自《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篇》经文:“从阴阳则生,逆之则死,从之则治,逆之则乱,反顺为逆,是谓内格,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灵枢?逆顺》也有“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的记载。

“治未病”,似乎是当下新一轮读经热中的一个新发现,已经成为中医学界,特别是养生学界的热门话题。

2007年全国中医药工作会议上,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吴仪提出“开展中医治未病工作和完善中医保健服务体系的要求”,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媒体报道,以后吴仪还曾就此作过多次指示。2008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主办首届“治未病”高峰论坛,吴仪出席,卫生部长陈竺讲话,论坛启动了“治未病健康工程”,吴仪向第一批“治未病”预防保健服务试点单位授牌。值得关注的是,论坛主旨文件《中医治未病解读》定义“未病”为“包含无病状态、病而未发、病而未传几层含义。中医治未病的根本原则在于道法自然、平衡阴阳,通过预先采取措施,防止疾病的发生与发展。”

从卫生防疫保健的角度,这样认识理解“治未病”的内涵和意义,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除了突发恶性传染性疾病,如2003年的非典型性肺炎,亚健康已经成为严重影响人们健康和社会发展的生命隐患。政府作为公共服务机构,开发利用传统中医药资源,开展“治未病”的各种工作,是十分必要的。
而从中医学说的角度,上述理解就失之于简单,至多只是一种字面的解释而已。
生命文化十分关注医疗活动中的观念问题,因为从两重生命互动的角度观察,无论是医者还是患者对疾病、诊断、治疗乃至药物、医疗技术的认知,都会直接影响到人的健康、病患的预后以及由此引发的各种相关问题。

“治未病”,首先是治则。整体观、综合观是《黄帝内经》基本医理的出发点。据《黄帝内经人体解剖学》作者高也陶先生的研究,《黄帝内经》对人体解剖学意义上的人体结构的认识,早于西方医学近两千年的时间。西方现代医学在14-17世纪文艺复兴时期才开始启蒙,到1858年微耳出版《细胞病理学》,被视为现代医学的起点,距今只有一百五十余年。联系“从阴阳则生,逆之则死,从之则治,逆之则乱,反顺为逆,是谓内格,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上下文的意义,并深入书中对于病因、病机等病理的分析,可以得出如下一些思考的线索:一、人是一个整体,各脏腑相互联系呼应,病与不病是辩证的;一、人是天地间的一个物种,季候、阴阳、五行等各种因素与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影响;一、个体的人自身先天禀赋各异,病的起因、走势亦各异……针对这些复杂情况,医者如何辨证,如何施治,这里的治与不治是一个辩证的哲学问题。结合现代医学发展放言之,由于中医与西医在对病的认识上存在鸿沟,中医在肿瘤、流行性时疫等方面的施治治则方面明显表现出一些优势。例如2003年非典,中医不采取对不明病毒的抗生素强攻,而重于固本培元,增强患者自身排毒解毒能力,清除病毒在人体生存条件,达到逼退病毒的目的,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国语?晋语》中“上医医国,其次疾人”的说法也很流行,多取文人自诩之意。其实,作为医者,医和本意要表达的,应该是他对病的认识和他所取的治则。从生命文化的视角,这种认知更有道理。

也可以把“治未病”作为医则看待。从防病、养生、健康教育等角度,如前文所述,政府卫生部门以此为思路提供更多的公共卫生服务,百姓受益也是值得额手的善举。

当然,不要忘记,《黄帝内经》首先是一部医书。
从生命文化的角度解读《黄帝内经》,探寻、汲取其中丰富的生命文化智慧,是一项艰巨、复杂的工程。笔者的学养见识远远无法完成这样的工作,只是在学习前辈大师、学者着述的基础上,有一点点感触,抛砖引玉。期待《黄帝内经》这部中国古代遗传的宝贵的医学文化遗产,重返现代医林,给人类指引一个更健康的明天。

参考文献:
①《中医四部经典》,傅景华等点校,中医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
②《生命的智慧——生命文化导论》,袁正光着,中医古籍出版社,2012年版
③《人论》,(德)恩斯特?卡希尔着,甘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年版
④《旧约全书》,中国基督教会印本
⑤《黄帝内经人体解剖学》,高也陶着,中医古籍出版社、三辰影库音像出版社,2009年版
⑥《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南怀瑾讲述,东方出版社,2008年版
⑦《思考中医》,刘力红着,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官方网站htp://satcm.gov.cn中医药治未病专题

留言